鲜卑人皆轻视汉人 唯独惮服高敖曹

南北朝历史 3个月前

东魏名将高敖曹为汉人,高马槊绝世,手下无不以一当百,时人比之项羽。刘贵与高敖曹坐,外白治河役夫多溺死,贵曰:“一钱汉,随之死!”敖曹怒,拔刀斫贵,贵走出还营,敖曹鸣鼓会兵,欲攻之,侯景、万俟洛共解谕,久之乃止。时鲜卑人皆轻视汉人,唯独惮服高敖曹。高欢平时向将士们发号施令时常用鲜卑语,但只要高敖曹在,便改用汉语。高敖曹曾经到丞相府,不经通报便要闯入。守门人不让他进,高敖曹当场就开弓把他射死。高欢知道后,也不怪罪高敖曹。

鲜卑人皆轻视汉人 唯独惮服高敖曹

轶事:

高敖曹曾经与北豫州刺史郑严祖玩握槊游戏,御史中丞刘贵派人来叫郑严祖。高敖曹不放郑严祖离开,还把刘贵的使者用木枷锁住。使者道:“用木枷锁上我容易,但要给我开枷时就难了。”高敖曹拔出刀来,顺着木枷砍断使者的脖子,然后道:“这又有什么难的?”刘贵也不敢追究此事。

名家点评高敖曹:

李百药:高、封二公,无一人尺土之资,奋臂而起河朔,将致勤王之举,以雪庄帝仇,不亦壮哉!既克本藩,成其让德,异夫韩馥慑袁绍之威。然力谢时雄,才非命世,是以奉迎麾掞,用叶本图。高祖因之,遂成霸业。重以昂之胆力,气冠万物,韩陵之下,风飞电击。然则齐氏元功,一门而已。但以非颍川元从,异丰沛故人,腹心之寄,有所未允。露其启疏,假手天诛,枉滥之极,莫过于此。

李延寿:乾邕兄弟,不阶尺土之资,奋臂河朔,自致勤王之举,神武因之,以成霸业。但以非颍川元从,异丰沛故人,腹心之寄,有所未允。露其启疏,假手天诛,枉滥之极,莫或过此。昂之胆力,气冠万夫,韩陵之下,风飞电击。然则齐氏元功,一门而已。其余托而义唱,亦足称云。

郑观应:古之所谓将才者,曰儒将、曰大将、曰才将、曰战将。英布、王霸、张辽、刘牢之、曹景宗、高敖曹、周德威、扩廓贴木儿等,战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