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玄龄论隋亡

隋朝历史 1个月前

隋文帝平陈之后,天下皆以为将太平。监察御史房彦谦不以为然,对所亲说:“主上(隋文帝)忌刻而苛酷,太子卑弱,诸王擅权,天下虽安,方忧危乱。”其子房玄龄亦曰:“主上本无功德,以诈取天下,诸子皆骄奢不仁,必自相诛夷,今虽承平,其亡可翘足待。”

房玄龄论隋亡
(房玄龄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