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厉王的“财政改革”:开资源使用收费的先河

周朝历史 3个月前

周厉王的“财政改革”:开资源使用收费的先河

周厉王具有两大突出的性格特点:贪婪与粗暴。他的贪婪倒是事出有因,只不过借助无限蓬勃的潜力而登峰造极,世人皆知。

周朝自昭王开始,就已经走下坡路了,到了穆王,虽有所振兴,可无休止的出游亦给财政带来了巨大的负担,甚至入不敷出。而随后的共王、懿王、孝王、夷王也只能勉强维持局面,所以交到厉王手里时,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面对的是一个空荡荡的国库。

而这个时候,周厉王苦恼的并不仅仅于此,还有一批落井下石的小人。

蛮夷。尤其是淮夷和匈奴。

这两个部落可以说与华夏民族向来剪不断理还乱,反正只要你一有空隙,他们就会拼了老命地过来凑热闹。

边疆告急。

周厉王正在想退兵之策,还没等想成熟,淮夷和匈奴已经攻到了国都附近。

势如闪电,这就是他们的打法。和大举侵伐不同的是,他们所注重的并非是土地,而是直接掠夺财货和人口。所以,轻装上阵,快速捣入。

欺人不可太甚。周厉王拍案而起。

这话他是对老仇人荆楚说的。因为,荆楚的做法比淮夷和匈奴更加恶劣。

如果说淮夷和匈奴只是小打小闹的强盗的话,那么荆楚则已公然挑战周政府的立国根基。

不说设计害死周昭王的前仇,单是目前的恶劣行径已让人忍无可忍:他们竟公开自立为王。也就是说,从此刻起,他们要成为与周比肩的政权。

天无二日。如果周厉王再对此不闻?问,天下怕很难再姓姬了,那将是一个对列祖列宗都无法交代的滔天大罪。

周厉王必须采取主动策略。

将领不缺,士兵不缺,缺少的只是支使将领和士兵的银子。

皇帝不差饿兵。周厉王愤怒了,他是这个国家的王,可他现在穷得揭不开锅。

物极必反。人,尤其是。

周厉王决定做一个富人,一个钱多得世世代代花不光的富人。

他原本就是一个贪在骨子里的人。

钱从何来?自己不能挣,只能从别人口里抢。周厉王把目光盯向了一个人:荣夷公。

荣夷公不懂经济理论,可他却偏偏被周厉王任命为财政部长。荣夷公只擅长捞钱,他很讨厌那些口沫飞溅只能用来忽悠人的主流经济学家。

周厉王很欣赏他的作风。因为,人以群分,粗暴者总是和粗暴者臭味相投。当然,在他们眼中,这叫做执行力的高效。

荣夷公可以有很多方法捞钱,比如课以重税,比如扩大王畿的田亩,可是,荣夷公都没有采用。并不是这些法子不好,而只是这些法子有些慢。

荣夷公走了条让人咋舌的捷径:专利。完全垄断性的专利,超级托马斯。他只宣布了一条法令:把山川林地全部收归国有,凡想使用者,必须交钱。

所以,你如果想进山砍捆柴,要先买门票;如果想过条河,要先缴交通费;如果更不幸,想盖个房子,那么就要先买门票,再缴来回的交通费。

而在从前,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荣夷公很好地普及了一条法治精神,那就是一视同仁。不但平头百姓要交钱,贵族亦同样受此剥削。

吃鱼从此变得奢侈起来,全国民怨的沸腾可想而知。因为你已被断绝生产的路,生产资料全已国有化。

钱源源不断地进入了周厉王的口袋,周厉王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他亲率六师将淮夷、匈奴这?个蟊贼打得落花流水。接着,挥师直逼荆楚,他要一洗前世的耻辱和仇恨。

荆楚此时正在一片慌乱之中,因为楚王终于意识到,他碰到了一个硬头的茬。对于这种粗暴者,你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避让,因为他们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

他们从不怕头破血流,而你怕。

楚王熊渠卑躬屈膝地给周厉王上了一道疏,磕头认罪,自愿去除伪王号,并保证安袭臣命,世世朝贡不绝。

周厉王正在趾高气扬,他的人生从没像今天这般丰满过。自荆楚叛立以来,周朝对荆楚的斗争也从没像今天这样大胜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