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之北府兵

晋朝历史 4天前

中国东晋孝武帝初年谢玄组建训练的军队。太元二年(377),朝廷因前秦强大,诏求文武良将镇御北方。朝廷拜谢玄建武将军、兖州刺史,领广陵相、监江北诸军事,镇广陵,召募劲勇,徐(治京口)、兖(治广陵)人民纷纷应募入伍。谢玄以刘牢之为参军,常领精锐为前锋,战无不捷。太元四年,谢玄加领徐州刺史,镇京口。东晋称京口为“北府”,所以称这支军队为北府兵。

北府兵对稳定东晋政局的作用

谢安组建北府兵除了抵御北方强敌的入侵,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改变扬州“权重而力弱”的局面。

孝武帝宁康三年,桓冲把扬州的事权让给谢安,自己出任都督徐、豫、兖、青、扬五州诸军事、徐州刺史,出镇京口。翌年,谢安欲以孝武帝后父王蕴为方伯,“乃复解冲徐州,直以车骑将军都督豫、江二州之六郡军事,自京口迁镇故孰”。太元二年,镇守荆州的桓辖死,桓冲还督江、荆、梁、益、宁、交、广七州军事、荆州刺史。谢安使桓冲从京口退至故孰,再退至桓氏根据地荆州,主要是借用了褚太后与王皇后的权柄。为了从根本上改变没有军事依托的状况,谢安令玄在广陵组建北府兵。组建之初,桓冲坐镇荆州,仍以四方镇杆为己任,还瞧不起扬州的力量。

淝水之战时,冲“深以根本为虑,乃遣精锐三千来赴京都”,认为谢氏不顶用,结果出乎意料。桓冲死后,荆、江二州守宰并缺,谢安仍以桓冲侄桓石民镇荆州,桓石虔镇豫州,改任桓伊为江州,“即以三桓据三州,彼此无怨,各得其所”。朝廷出现了难得的安定局面,固然与谢安处置有关,但与北府兵的平衡力量也不无作用。

一个更明显的事实是,北府兵建立前,往往是镇守荆州的镇将轻易起兵反叛中央,北府兵建立后,荆州镇将必须与镇守京口的北府兵将领联合起来才能成功。晋安帝兴元元年,荆、江州刺史桓玄反叛,由于收买了都督兖、青、冀、幽、并、徐、扬州晋陵军事,南兖、南青二州刺史刘牢之而获得成功。而后刘裕击灭桓玄恢复晋室,最终又取晋帝而代之,都是依靠了北府兵为骨干力量。

北府兵的衰亡

淝水之战后不到二年,即太元十年四月,谢安为了避开司马道子,出镇广陵,让出中枢朝权。太元十二年正月,朱序为青、兖二州刺史,代谢玄镇淮阴,征玄为会稽内史,解除了他的兵权。太元十五年,孝武帝以后兄王恭为都督青、兖、幽、并、冀、徐州晋陵诸军事,兖、青二州刺史,镇京口,北府兵为王恭掌握。隆安元年,恭在京口起兵反对司马道子和王国宝,北府兵成为内部火并的工具,次年恭再次起兵,其司马刘牢之反戈击灭王恭,代恭为都督青、兖、幽、并、冀、徐、扬州晋陵诸军事,镇京口。隆安三年,孙恩起义,北府兵又成为镇压起义兵的主要力量。

元兴元年三月,刘牢之投降桓玄,旋被夺去兵权被迫自杀,北府兵为桓玄并吞,北府兵重要将领高素、竺谦之、竺朗之、刘袭、刘季武、孙无终均被杀,刘袭兄冀州刺史刘轨及宁朔将军高雅之,刘牢之子刘敬宣投奔南燕慕容德。北府兵根据地京口和广陵,分别由桓修和桓弘镇之,北府兵士众由诸桓分领,北府兵至此被瓦解。从东晋太元二年北府兵建立,到太元十二年谢玄解除兵权,共十年。从太元十二年至元兴元年十五年时间,北府兵主要掌握在刘牢之手中。元兴三年,刘裕在京口重组北府兵,但这不是北府兵的重建,而是一个新的王朝军队的肇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