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统一河北之战

汉朝历史 1个月前

新莽地皇四年(汉更始元年,23年)十月至东汉建武二年(26年),刘秀击灭王郎及河北各部农民军,统一河北地区的作战。

新莽地皇四年九月,王莽政权败亡,绿林军拥立的更始政权迁往中原重镇洛阳。十月,更始帝刘玄令刘秀以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持节北渡,镇慰河北诸州郡。刘秀利用绿林军声威,打着汉宗室旗帜,除王莽苛政,复汉官名,罢免污吏,宽释囚徒。十二月,故赵缪王子刘林以卜者王郎诈为汉成帝子,立为王,都邯郸(今属河北),河北诸郡国多降附。

时刘秀随从寡,欲北徇蓟(今北京市西南),而故广阳王子刘接起兵蓟中应郎,刘秀不敢北进,乃南经饶阳(今河北饶阳东北),转奔信都(郡治信都,今河北冀县)。太守任光等迎之。刘秀发两郡精兵4000,以农民义军城头子路、力子都部名义主动出击,先后攻克堂阳(今河北新河西北)、贳县(今河北束鹿西南),攻降下曲阳(今河北晋县西北),北击中山国(治卢奴,今河北定县),兵至数万。于是南下并传各州郡,合击王郎。破王郎大将李育于柏人(今河北内丘东北)及广阿(今河北隆尧东)。上谷太守耿况、渔阳太守彭宠各派突骑助攻王郎。时更始帝刘玄亦派尚书谢躬率马武等六将军征讨王郎。

五月,刘秀与谢躬合军攻破邯郸,斩杀王郎。刘秀势力渐强,刘玄恐其势大难制,特封为萧王,诏命撤兵回长安(今陕西西安市西北)。刘秀借口河北未平,拒不从命。是时,河北大小数十支农民军,仍在河北地区坚持斗争,成为刘秀占据河北的主要障碍。刘秀遂在黄河以北广大地区与各部农民义军展开一场大规模作战。更始二年秋,刘秀亲自率首先进攻活动于郫(今河北束鹿东南)、清阳(今河北清河东南)、博平(今山东茌平西北)的数十万铜马军。月余,铜马军因补给不继,向馆陶(今属河北)撤退。刘秀乘势追击,击败铜马军。随后,铜马军会同高湖、重连部义军,再与刘秀战于蒲阳(今河北完县),大败而降。铜马军遭重创之际,赤眉别帅、青犊、大彤、上江、铁胫、五幡等部10余万义军正在射犬聚(今河南武陟西北)一带集中,尤来义军亦驻扎于射犬聚以南。射犬聚地处河内(郡治怀县,今河南武陟西南),向西南渡过黄河,可直入河南、西向关中(指函谷关以西地区);向北则直接威胁刘秀。刘秀在收编铜马军后,未等射犬聚的义军行动,迅即从东北方向直攻射犬聚,并说服驻兵于邺(今河北临漳西南)的更始尚书谢躬,与其同时行动进攻尤来义军。射犬聚义军作战失利后散走;尤来义军在山阳(今河南焦作市东)至隆虑山一带击败谢躬军。刘秀派吴汉、岑彭乘机袭据邺城,及谢躬还邺将其斩之,其众悉降。此战后,赤眉别帅、青犊、铜马、尤来等部分义军转入关中活动,余部则陆续向北转移。

更始三年正月,赤眉军攻更始政权迫近长安。为建立稳固的河北根据地,刘秀派邓禹率精兵2万沿黄河北岸西进抢占河东(郡治安邑,今山西夏县西北禹王城)地区,另以寇恂抢占河内;冯异率兵守孟津(今河南孟津东北,孟县西南黄河上),以拒洛阳更始军北上;刘秀亲自率军向北追击尤来、大抢、五幡等部义军,在元氏(今河北元氏西北)、卢奴(今河北定县)等地,连破之。刘秀乘胜轻进,于顺水被义军所败,几乎被擒杀。义军北撤安次县(今河北廊坊市西北),为刘秀所败,余部转战于渔阳(郡治渔阳,今北京密云西南),再为刘秀军所破,遂继续向右北平无终(今天津蓟县)、土垠(今河北奉润东南)之间转移。刘秀引兵还蓟,另派吴汉等13将追击义军至浚靡(今河北遵化北)。义军散入辽西、辽东,后为乌桓击掠略尽。其时,赤眉军已进入关中,累败更始军。刘秀以河北农民军不足畏,遂率军南下,与赤眉军争天下。

点评:刘秀击破河北义军,占据了黄河以北广大地区,实力大增,为其成就帝业创造了条件。更始三年(建武元年,25年)六月,刘秀即帝位于鄗(今河北柏乡北)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