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给唐高宗的遗诏是什么?

唐朝历史 2个月前

唐太宗说:“朕今悉以后事付公辈。太子仁孝,公辈所知,善辅导之!”谓太子曰:“无忌、遂良在,汝勿忧天下!”又谓遂良曰:“无忌尽忠于我,我有天下,多其力也。我死,勿令谗人间之。”仍令遂良草遗诏。有顷,上崩。(通鉴)

唐太宗这段临终的话,是遗嘱的主要内容。这个遗嘱有三层含义,实际上是三句话,而三句话的表达确实面对不同的人。第一,先说给长孙无忌和褚遂良,让长孙无忌、褚遂良好好辅佐李治。这是所有托孤的必有内容。正是因为新皇帝还年轻,缺乏经验,所以才会嘱托有经验可信任的大臣辅佐新皇帝。所以,这句话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是托孤的老生常谈。第二,说给太子,让李治好好倚重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对于新皇帝而言,是否信任托孤大臣,会成为后来政局的关键所在。唐太宗在这里是鼓励李治,只要依靠两位大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发生。前两句话,其实要未来的君臣相互信任,相互支持。都是可以理解的通常道理。第三,面对褚遂良说长孙无忌,是这个托孤言辞中最难理解的一句话。让褚遂良保护长孙无忌,不要让人离间了长孙无忌和李治的关系。这是一句很奇怪的话,为什么唐太宗会担心有人离间长孙无忌呢?为什么唐太宗把这件事情看得如此重要呢?

这个遗嘱大有深意,证明对未来唐太宗的一些担心,表达了唐太宗一些不太明显的想法。比如,唐太宗为什么不防止褚遂良被人离间呢?一定是褚遂良没有这个可能。为什么呢?有一次唐太宗评论褚遂良说“褚遂良学问稍长,性亦坚正,既写忠诚,甚亲附於朕,譬如飞鸟依人,自加怜爱。”(《旧唐书·长孙无忌传》。)褚遂良虽然在立太子这个问题上表现出色,但是他是一个南方士族,在北方没有什么根基,所以这就决定了他在根本上是不能独立的,唐太宗在的时候依附唐太宗,后来依附长孙无忌,因为长孙无忌是关陇贵族的代表,是唐太宗最信任的人。所以,唐太宗不担心褚遂良被人离间。这层意思还可以有另外的表达,即褚遂良被离间并不是严重问题,长孙无忌被离间才是严重问题。为什么?在当时,态势很清楚,在长孙无忌和褚遂良之间,长孙无忌才是领袖。如果褚遂良出问题,只要长孙无忌在,他自然会保护褚遂良。但是,如果长孙无忌被离间,褚遂良能够承担起保护的责任吗?显然不能。这个判断我们还真的遇到了实例。永徽初,褚遂良因为强买下属的房产,被御史告发,结果案件还没有审查清楚,褚遂良就被调到同州当刺史。研究者就有人认为,这是长孙无忌在保护褚遂良。那么后来长孙无忌出问题的时候,褚遂良在哪里?早就先行一步被处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