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唐朝在大非川之战中的战略战术

唐朝历史 1个月前

大非川之战发生在唐总章三年(咸亨元年,670年)四月至八月,在这一场战争中唐朝和吐蕃两方为争夺龟兹四镇在大非川一带展开的争夺战。以大非川之战为起点唐朝和吐蕃双方在西北地区进行了近两个世纪之久的对峙和征战。为什么一开始亲密的唐吐关系会变得剑拔弩张?在此战中唐朝的主帅薛仁贵与吐蕃之间都采用了什么样的战略战术打击对方?唐军为何先胜后败,本文将一一解析。

众所周知唐朝曾将文成公主嫁于吐蕃赞普松赞干布与吐蕃达成了十几年的和平,但是吐蕃在松赞干布的统治下蒸蒸日上的时候,这位英明的君主却抛下他倾尽一生心血的王朝,溘然长逝。他的幼子继承大保,于是便由吐蕃著名的禄东赞辅政,一起都起源于此。

失败原因的探讨

导致大非川之战爆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现在让我们来探讨一下

首先, 吐蕃王朝国势方盛, 奴隶主贵族怀有不可遏制的对外扩张欲望; 通过战争掠夺领土和财富, 扩大奴隶来源, 这是由奴隶制国家的本质所决定的。从唐朝的角度看, 为了本国在周围地区的利益, 尤其从自身安全考虑, 不能坐视吐蕃在自己的周围地区穷兵默武, 甚至把战火烧到自己的国门口。特别是松赞干布死后由于在吐蕃王廷专国的噶尔家族积

极推行北方领土扩张政策, 占领吐谷浑地区并向西域逐步渗透, 严重威胁到唐朝在西北地区的利益,双方关系急剧恶化。

战前准备和双方动向

在禄东赞的带领下吐蕃开始吞并吐谷浑,翻阅《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从659 到666 年之间,专吐蕃国大权的大论东赞一直“在吐谷浑境”。很明显,这是吐蕃大相倾举国之兵

欲灭吐谷浑的重要动向。吐蕃之所以也遣使向唐朝“求援”,其用意无非是禄东赞对消灭吐谷浑的重大举动还感到不踏实,故尔遣使者试探唐朝对吐蕃攻灭吐谷浑的态度。假若唐朝做出支持吐谷浑的反应,则吐蕃或许还得思虑再三。可是唐高宗做出了“皆不许”的错误决定。于是禄东赞便放宽心率大军进攻吐谷浑。恰逢吐谷浑之臣素和贵逃奔吐蕃具言吐谷浑虚实,吐蕃更是如虎添翼,不久便攻破吐谷浑。诺曷钵与弘化公主只率数千帐弃国逃奔到凉州,请徙居内地。自此,存在了三百五十年的吐谷浑灭亡。这样一来吐谷浑这个战略要地便被吐蕃占领对于唐朝统治者来说这是很难接受的。

吐蕃于670年迅速攻占吐谷浑,隔断安西四镇。唐也迅速做出反应,派出的是当时在高句丽、契丹两方面均取得重大战果,也可说当时名将之首的薛仁贵(“咸亨元年,入残羁縻十八州,率于阗取龟兹拨换城,于是安西四镇并废。诏右威卫大将军薛仁贵为逻娑道行军大总管,左卫员外大将军阿史那道真、左卫将军郭待封自副,出讨吐蕃,并护吐谷浑还国。”——《新唐书 吐蕃传》)

唐朝方面可谓踌躇满志,“以逻娑为出事之名,或许有胜利后直捣黄龙之意”,薛仁贵等率大军从鄯州向西南,深入到青海南边的大非川,然后准备进攻乌海。考虑到“乌海险远,行军甚难,辎重自随,难以趋利”,决定兵分两路:一路辎重部队由郭待封率领,在大非岭上设栅固守;一路主力部队由薛仁贵率领,倍道疾进,到达河口时击破吐蕃的一路部队,然后进屯青海。而郭待封因为耻居于薛仁贵之下,所以没有听从薛仁贵的意见在大非岭上建立阵地,而是带着辎重继续前进,刚到乌海地区就被突然出现的吐蕃军队击溃,辎重军粮全部损失。薛仁贵只好退屯到大非川(大坝河草原),在大非川遭到吐蕃军队毁灭性打击。只因薛仁贵与论钦陵约和,一些将士才得以生还。

战斗过程及失败原因

过程

据《旧唐书 薛仁贵传》记载“咸亨元年,吐蕃入寇,又以仁贵为逻娑道行军大总管。率将军阿史那道真、郭待封等以击之。待封尝为鄯城镇守,耻在仁贵之下,多违节度。军至大非川,将发赴乌海,仁贵谓待封曰:“乌海险远,车行艰涩,若引辎重,将失事机,破贼即回,又烦转运。彼多瘴气,无宜久留。大非岭上足堪置栅,可留二万人作两栅,辎重等并留栅内,吾等轻锐倍道,掩其未整,即扑灭之矣。”仁贵遂率先行,至河口遇贼,击破之,斩获略尽,收其牛羊万余头,回至乌海城,以待后援。待封遂不从仁贵之命,领辎重继进。比至乌海,吐蕃二十余万悉众来救,邀击,待封败走趋山,军粮及辎重并为贼所掠。仁贵遂退军屯于大非川。吐蕃又益众四十余万来拒战,官军大败,仁贵遂与吐蕃大将论钦陵约和。

失败原因

对于此次战败《新唐书》记录了薛仁贵在战败后仰天长叹:“今岁在庚午,星在降娄(不应有事西方,邓艾所以死于蜀,吾固知必败。”

事实上薛仁贵擅长以精锐部队为尖刀,迅速击溃敌方部队,完成战略目的。这种做法在他之前对阵高句丽、契丹九姓的时候屡试不爽,大非川之战的唐军行军也是按照他的战略思路,一以贯之。但这次却失灵了。其次军事力量的悬殊也是这场战争惨败的原因唐军此次出战共派兵丁10 万,又分兵而统之,而吐蕃方面袭击郭待封军粮辎重时用兵20 万, 在大非川与薛仁贵决战时,兵力达40 万之众,皆以最大兵力求胜。其次,吐蕃作战的主要兵种是骑兵,而且装备精良加上吐蕃运用了正确的战略战术,诱敌深入,各个击破。

唐朝士兵无法适应高原反应、将帅不和都是此次失利的原因,大非川之战,唐军惨败,助吐谷浑复国希望破灭。让高宗既震惊又愤怒,三人还未到京,他便派大司宪乐彦玮赴军中,将薛仁贵、郭待封、阿史那道真三人“械送京师”。其实,大非川之败实在于郭待封的违命,薛仁贵与阿史那道真充其量只有次要责任,但盛怒的高宗将三人全部“免死除名”。

咸亨三年(672 年),吐谷浑王室被迫离开青海,徙居灵州。唐高宗“以其部落置安乐州,以可汗诺曷钵为刺史”。此后,“吐谷浑故地皆入于吐蕃”。吐蕃既得吐谷浑故地, 其经济和军事实力大增。吐谷浑成为了吐蕃一个强大的军事给养基地连续不断地向吐蕃提供军事所需的人力和物力。吐蕃以吐谷浑故地为依托,就近供应,不断攻掠河西陇右,争取安西四镇,从此,成了唐帝国西北边境上的大敌。吐谷浑的亡国,使唐帝国失去了与吐蕃之间的缓冲地带。

后续影响

由此可见大非川是唐王朝扩张形势最鼎盛时期的一次惨败,使得“薛仁贵、郭待封覆我师徒,军人丧气,至今不振。”(《册府元龟 卷九百九十一》),同时也让安西四镇转手吐蕃达9年之久,拉开了唐与吐蕃就安西四镇拉锯对峙局面的序幕。吐蕃第一名将论钦陵则迅速帮助葛尔家族稳定了权力更迭的震荡,并对后三十年的唐朝张开了尖利的爪牙。

本文主要参考书目

1.《旧唐书.薛仁贵传》

2.《新唐书.吐蕃传》

3.《册府元龟 卷九百九十一》

4.《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

5.《新唐书.高宗本纪》

6.《旧唐书.吐蕃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