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杨文干事件?

唐朝历史 1天前

唐武德七年(公元624年)六月,发生了杨文干事件。据史书所载,这年(即公元624年)夏天,唐高祖李渊在仁智宫避暑,太子李建成留守长安。李建成在此期间命郎将尔朱焕、校尉桥公山送武器、盔甲给庆州都督杨文干(杨文干曾宿卫东宫,是李建成一党)。不料二人到了豳州,“良心发现”,转而到李渊处状告太子李建成与杨文干谋反;同时有一个叫杜凤举的人也来告密。李渊一听,勃然大怒,假托他事,传手诏召李建成来仁智宫见自己。李建成恐惧,知道事情败露,不敢去。太子舍人徐师谟劝李建成据长安城起兵;詹事主簿赵弘智则劝李建成到李渊处负荆请罪(“贬损车服,屏从者,诣上谢罪”)。李建成听从了赵宏智的建议(李建成从善如流),只率十余骑去仁智宫见李渊。他见到李渊后立即伏地叩头,承认罪责,“奋身自掷,几至于绝”。但李渊怒气未消,当天夜里就将李建成囚禁,只给他麦饭充饥,让殿中监陈福看守着他。李渊还派遣司农卿宇文颖速去传召杨文干。不料宇文颖到庆州见杨文干后,杨文干就起兵造反了(这时候起兵造反不是找死吗?这不是要害死太子李建成吗?)。

六月二十六日,李渊召见秦王世民,商量如何平定杨文干叛乱,李世民说:“文干竖子,敢为狂逆,计府僚已应擒戮;若不尔,正应遣一将讨之耳。”李渊道:“不然。文干事连建成,恐应之者众。汝宜自行,还,立汝为太子。吾不能效隋文帝自诛其子,当封建成为蜀王。蜀兵脆弱,他日苟能事汝,汝宜全之;不能事汝,汝取之易耳。”李渊许诺平乱后立李世民为太子。

李世民领兵到宁州时,杨文干的军队已然自行瓦解,他本人被部下所杀,宇文颖亦被俘斩。

李世民出征后,齐王李元吉和李渊的妃嫔们相继为李建成求情,再加上大臣封德彝的“固谏”,李渊改变主意,放李建成回长安(改立太子之事也就作废了)。最后李渊将太子府、秦王府各打五十大板,说此事起于“兄弟不能相容(正解!我觉得是李渊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归罪于东宫的王珪、韦挺和秦王府的杜淹,将他们流放(《旧唐书·杜淹传》:武德七年,庆州总管杨文干作乱,辞连东宫,归罪于淹及王珪、韦挺等,并流于越巂。)。

我觉得李建成私运铠甲是实,造反则是冤枉的。如果李建成真的谋反,怎会自投罗网,去李渊处请罪?李建成本是太子,迟早都会继位,也不必造反。而且尔朱焕、桥公山本是太子的人怎会突然·反水呢?杜凤举又为什么要妄告太子谋反呢?我认为是李世民及其亲信收买了尔朱焕、乔公山、杜凤举。还有为什么宇文颖一到庆州,杨文干就真的起兵了?应该是宇文颖对杨文干说了什么促使其起兵,坐实李建成谋反。事后宇文颖被灭口。另外根据李渊流放杜淹,可推测是这件事杜淹为李世民出的主意(“太宗知淹非罪,赠以黄金三百两”,黄金三百两不是小数目!)。

杨文干事件是以李世民为首的秦王府对以李建成为首的太子府的一次反击。这次反击虽以秦王府的失败而告终(可知太子府也不是那么弱的),但无疑使得两方的矛盾开始急剧激化,两年后就发生了著名的玄武门之变。如何评价杨文干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