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乱后的唐朝仍然很强大

唐朝历史 1个月前

安史之乱后的唐朝仍然很强大

​唐朝号称盛唐,足见其强大。但是很多人只将唐朝的强盛限于安史之乱以前,他们认为安史之后的唐朝不再强盛了,一路没落直至灭亡。

事实上这是严重的误解。安史之后唐朝确实大不如前,但依然强大,所以才能又维持了144年。
安史之后由于藩镇割据,唐朝对外用兵较少,而且主要是防御作战,但即使这样,唐朝依然由韦皋大败吐蕃(顺便报了怛罗斯之战对大食之仇恨),李德裕大败回鹘,高骈在安南打败南沼,对周边各国各部保持了军事上的优势。诚然,在安史乱后一个时期,唐都长安曾被吐蕃、回鹘侵占,后又在泾原兵变中被叛军占领,唐末又被黄巢农民军占领,还曾被李茂贞占领。这些是事实,但那是在战乱之时,而在期间一个较长的时期(唐德宗后期至唐僖宗中期,大约近百年),唐朝不但没有丢失都城,而且总体军事形势向好。这一时期,唐朝拖垮了强大的吐蕃,收复了河西(主要是因为张议潮的归附,但唐朝也主动出击,)又因为吉黠斯灭亡回鹘而解除了北方威胁(吉黠斯与唐朝友好,唐朝对其保持了政治外交上的优势),南沼曾多次入侵蜀中,但在安南被唐朝彻底打败,日本、朝鲜与海外诸国对唐朝极为畏服,奚、契丹、渤海仍然是唐朝的都督府,沙陀、党项、吐浑内附,并作为雇佣军为唐朝征战。总之,这一时期唐朝虽然不象安史之前大力开拓边疆,对外战争主要是防御性质,但从总体而言,唐朝仍然是胜多败少,保持了军事上的优势。只是这一时期唐朝内乱多,中央政府对于地方势力相对削弱,所以才显得唐朝大不如前,其实这主要是指唐朝中央政府,如果从中央、地方皆是唐朝的整体角度考虑,唐朝的强大是不争的事实。
另外,这一时期唐朝的经济、文化也很繁盛。诚然,由于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减弱,使得中央税收主要依靠江淮地区,江南成了唐朝中央政府的税赋重地。但在从唐德宗到唐僖宗这一段时期(即泾原兵变之后到王仙芝、黄巢之前),唐朝总体上还是比较稳定的,经济、文化继续发展,并达到了若干顶峰时期,比如唐宪宗的元和中兴,唐武宗的会昌中兴和唐宣宗的大中政治时期。这一时期确实不能和安史之前相比,但这一时期的相对稳定仍然促使了中国经济、文化的发展,举个例子:当时河北三镇长期不服从中央政府,形成割据,但它们以一隅居然能和中央抗衡一百多年,靠的不仅是军事,其经济、财政能力之强,令人赞叹。由于中央政府财政主要来自江淮和江南地区,而河北三镇又能与中央长期抗衡,足见河北地区经济实力之强不亚于江淮、江南,只是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而当时的河南、山东大部分地区也是藩镇割据,其经济实力不在河北三镇之下,由此可知,安史之后,在安史之乱中遭到巨大破坏的北方地区恢复了它在经济上的地位,经济重心保持不变。只是由于唐朝中央政府失去了对这一地区的控制,中央财政依靠江淮,才使后人以为唐朝中后期经济残破不堪,其实这是误解。唐朝中后期经济恢复发展,经济格局基本不变,变的只是中央对华北平原地区的控制,中央财政主要依靠江淮和江南,而割据地区的财政更在中央财政之上,其经济实力比中央更为雄厚,只是它们较为分散,未形成合力。
在这种经济实力的基础上,唐朝中后期的文化在经历了一个短暂的调整期后,恢复了昌盛局面,出现了韩愈、柳宗元、刘禹锡、白居易、李商隐、杜牧、元稹、皮日休等诗文大家,不亚于安史之前。
总之,安史之后的唐朝,在大部分时间内,保持了政治上的稳定(尽管有藩镇割据,但它们互相牵制,未对唐朝构成实质威胁),军事上的强大(内战虽胜负难言,对外仍然胜多败少,强敌渐次消除),经济恢复、发展,经济格局未变,文化繁荣昌盛。特别值得提出的是,唐朝的风尚依然是强健、豪迈、积极、向上,如果说与安史之前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沧桑感加重,晚期则有一些温柔气息。中后期的唐朝,对周边各国仍然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和向心力,难怪唐朝被称为“盛唐”,这个“盛”字岂止是安史之前,而是整个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