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江犹唱后庭花中的后庭花是什么

历史文化 1个月前

很多人都读过唐朝诗人杜牧的一首诗,名为《泊秦淮》,而对于诗中最后一句又有一些疑惑,“隔江犹唱后庭花”,乍一看,“花”怎么能是用来唱的呢?不过我们知道,古人在写诗写文的时候,经常会用到一些典故,“后庭花”同样是一个典故,那么这个词又表示什么意思呢?这段历史又给人一种什么样的启发呢?
隔江犹唱后庭花中的后庭花是什么
历史上有很多皇帝,本职工作简直做得糟透了,骄奢淫逸,败家败国,本是九五之尊、威严堂堂的人设,胡闹到后来,人心尽失,大江东去,失了宝座,威严扫地。
然而往往这样的皇帝,又会留下一些不朽的事物传世,比如宋徽宗的瘦金体,比如明熹宗的木工技艺,比如陈后主的一曲《玉树后庭花》。
这种花尽人皆知,不是因为芳姿绝美,贵若昙花,而是因为晚唐杜牧写过一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以叹时政。桨声灯影,秦淮岸上,一曲亡国之音,在晚唐的杜牧听来,自是萧瑟苍凉的。然而把时针往回拨,一直拨到南北朝,陈朝最后一位皇帝陈叔宝写下《玉树后庭花》的那一刻,场景却瞬间切换成了宫廷的和煦暖风、脂粉飘香、欢声笑语、莺燕环绕。
隔江犹唱后庭花中的后庭花是什么
陈后主好美酒、恋绝色、擅吟诗、通音律。在他的一众爱妃中,一直站c位的,是贵妃张丽华和孔贵嫔。为了和她们朝夕相处,无时不相见,陈后主特意在自己的光照殿前,修了“临春”、“结绮”、“望仙”三座阁楼,中间以通道相连,极尽奢华,宛若仙境。
修好后,他自己住了最豪华的临春阁,张孔二人分居“结绮”、“望仙”,其他绝色嫔妃,自然也随时候在偏殿里。他终日穿梭三阁,酒肉声色,饮酒赋诗,嗨到天亮。就是在这样的情境里,灵感造访,他挥笔写就了《玉树后庭花》——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想象一下这个场景,不可谓不绝美——开满白花的亭亭仙树流光溢彩,映照着宫中的后庭,衬托着嫔妃们娇羞泛红的如花容颜。
陈后主对这曲《玉树后庭花》实在是满意至极,令上千宫女习而歌之,时常仰卧高阁,听得如痴如醉。然而这后面,是还有一句的,笔锋一转,变成“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有人说这句诗并不是陈后主所做,而是后人臆加的,因为《乐府诗集》中并没有收录,而且以陈后主的短视,他大概想象不到落红满地的萧索。
隔江犹唱后庭花中的后庭花是什么
除了陈后主本人,他身边的所有人倒是都看得挺清楚:玉树后庭花的盛景,绝对不可能长久。沉湎声色的日子过了才不到七年,隋军大兵压境,满朝文武大臣,根本无心护主,只想保命,纷纷做鸟兽散。惊慌失措的陈后主带着两位宠妃,躲进了后庭的一口枯井,被隋军首领韩擒虎着人拉上来时,三人抱做一团,在箩筐中瑟瑟发抖。
出来时,贵妃的胭脂蹭到了井口,这口井从此被戏称为“胭脂井”,多么讽刺。这一刻,玉树后庭花,纷纷零落。
毫无骨气可言的陈后主当然没有壮烈殉国,而是乖乖地从建邺被虏到了长安,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在一处偏僻的宅邸,靠隋文帝施舍的一点抚恤金,继续享乐,日复一日地哼唱着《玉树后庭花》,没心没肺地活了15年。52岁因病去世后,这位前朝的皇帝,才被隋炀帝象征性地追赠为长城县公,算是落了一个官名,草草入土。
自此以后,《玉树后庭花》彻底成了亡国之音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