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西汉大将军卫青之轶事典故

汉朝历史 7天前

唐朝建中三年(公元782年),礼仪使颜真卿向唐德宗建议,追封古代名将六十四人,并为他们设庙享奠,当中就包括“大将军长平侯卫青”。及至宋代宣和五年(公元1123年 ),宋室依照唐代惯例,为古代名将设庙,七十二位名将中亦包括卫青。在北宋年间成书的《十七史百将传》中,卫青亦位列其中。

年龄推测

史料没有记载卫青确切的出生年份。但依几种资料可以大致推测他年龄的范围。

前139年,18岁的刘彻(古时算的是虚岁)在平阳侯府做客,此时卫青的三个姐姐,均未出嫁。汉朝法定女子过15岁不婚者,三十岁之前,分五等交税,每升一等加征一算,到三十岁加到五算,即一年要交六百钱。虽然平阳侯家的奴仆能免税,但奴婢作为王侯家的财产,只能奴婢内部婚育,不外婚本身就是在增加主人的财富。即便三女都超过婚龄到20出头,也不奇怪,三姐子夫更可能在14-16岁之间;而卫青是卫媪在丈夫死后和郑季私通所生,卫青还有一个兄长,至少比卫子夫小2-3岁。

《史记》载,“青壮,为侯家骑”(此处的‘壮’意为‘长大一点儿’,侯家骑,即骑奴,可作古时王宫贵族的“童骑”,年龄都不大。故保守推测建元二年(前139年),卫青‘给事建章’时约10多岁到20岁之间(同年霍去病两岁);元封五年(前106年), 卫青逝世时约50岁左右。

位极人臣

西汉武帝时,设置内朝,卫青作为皇帝亲随担任侍中等内朝加官和太中大夫,参与朝政的参议听闻,掌管议论。前124年汉武帝设常置大将军,节制所有将领,成为皇帝之下的最高军政首脑,位在丞相之上,《文献通考》记载大将军内秉国政,外则仗钺专征,其权远出丞相之右。前119年加官大司马以代替太尉的职能。

敬重贤才

卫青敬重人才,早年卫青多次向汉武帝推荐过主父偃,《汉书》记载卫青在河东买马时发掘并推荐了日后的酷吏咸宣。

随着卫青地位的日益尊重,汉武帝希望群臣见大将军行跪拜之礼,汲黯却依然行揖礼,卫青不但不生气,反而更加尊重汲黯,经常向他请教国家和朝中的疑难之事,看待他胜过平素所结交的很多人。

不患无威

扫荡漠南时,苏建部3000骑兵意外遭遇了大单于上万主力,前将军赵信又临阵倒戈,苦战一天苏建只身逃回。对于是否杀苏建以立大将军威的问题。军部两方有了分歧。有人说兵法讲‘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苏建以少敌多,苦战到全军覆没也没有二心,不该被杀;周霸则说大将军就任以来,还未杀过裨将,杀苏建‘立威’正是时候。卫青立刻否决了周霸的话,表示以天子殊宠为大将军,不患无威,虽有权力,但不敢擅专,还是把这事交给天子定夺。于是用囚车押回苏建,汉武帝果然放了苏建赎为庶人。

首先,司马迁在《淮南衡山列传》里也提到,跟过卫青的部将,包括淮南王“八公”中的伍被和出使过长安的谒者都说:‘大将军材干绝人……众将皆乐为大将军所用’,有‘淮南第一剑客’之称的游侠雷被也曾主动请求想跟随大将军卫青打匈奴。可见卫青身为大将军,的确是不患无威。

再者,苏建是卫青老部下,以校尉从卫青封侯。又参与建朔方。漠南遭遇意外,仍奋战一天不降,可见忠勇(后其子苏武在塞外被扣留十几年仍不变节归汉,更可见志坚)。若卫青真为所谓‘立威’杀这样的将军,才令人齿寒了。对比李广全军覆没被俘后一人飞身逃回时(以此得了匈奴‘飞将军’的称号),也都是用钱赎了命。

汉代有以钱孰命的法律,卫青当场不杀,就相当于饶了苏建;而以囚车交给皇帝处理,又尊重了汉武帝的最高裁决。各留了一半,又都处理的恰到好处。

赠金事件

漠南之战后,大将军被赐千金,有个叫宁乘的人,对他说:“大将军之所以能显贵全是因为卫皇后,汉武帝现在很宠爱王夫人,她如今刚刚受宠所以家里尚未富贵,大将军可以把皇帝所赐的千金都送给她示好”(此话明显谬误,卫霍皆以自身能力和切实的军功封侯。早年卫青被馆陶公主绑架获救后就已‘赏赐数日累千金’;而王夫人那时不但已封了夫人,还很得宠,可家里还是‘未富贵’)。卫青并未按宁乘所说把千金都送去,却折半把五百金送给了王夫人。

此事可以排除讨好宠妃的可能性,第一,卫青折半送金,当时已为万户侯和秩禄最高的大将军并不缺钱,反而常把太后所赐的金子全都分给部下;第二,卫青作为皇后和太子倚靠的外家并不是拉拢宠妃的好选择。汉武帝知道后,询问了卫青,把宁乘升为东海都尉调出了长安。

舅甥关系

卫氏一门显赫后,京城中有歌谣说:生男无喜,生女无怨,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意思是说卫氏一门的显贵全靠了卫皇后。其实不然,卫青、霍去病却都是因为军功封侯,出生入死,浴血奋战,为国家做出了重大贡献。正因为如此,后来卫皇后失宠,二人在朝廷的地位也丝毫未受影响。

漠北大战后,在“无功不得封侯”的汉代,追求军功的部下纷纷离开不再出征的卫青转投霍去病门下,而且经常得到官爵,只任安未去。有人依此推断卫霍二人感情不好,但从霍去病请立三子封王而维护太子刘据地位可以看出他和卫青的政治立场是一致的,从李敢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出霍去病与卫青依然亲厚。

漠北大战时,李广因丧失了立功封侯的最后机会,以及迷路的过失将会受到军事处罚,一怒之下拔刀自尽。一年后,继其父李广之职成为郎中令的李敢怨恨卫青,击伤了大将军。卫青没有追究这件事,霍去病知道后,射杀了李敢为舅舅报仇。至于那些转投到霍去病门下的人,这是人之常情,而是否能得到官爵,这并不是卫霍二人决定的,而是因为当时赏罚分明的军功制度。但是霍去病与舅舅卫青的关系深厚。

从不养士

卫青率军与匈奴作战,屡立战功,虽然战功显赫,权倾朝野,但从不结党,更不养士,苏建曾经劝告卫青养士以得到好名声,卫青认为养士会让天子忌讳,以前窦婴和田蚡厚待宾客就常让刘彻切齿,作为臣子只需要奉法遵职就可以了,何必去养士呢?而骠骑将军霍去病也跟舅舅卫青抱有同一种看法。

淮南寝谋

《史记》记载,淮南王刘安打算谋反时,问谋士伍被:“崤山之东若有兵战,朝廷必派大将军卫青统兵镇压,您认为大将军是怎样的人?” 伍被说:“我的好友黄义,曾跟随大将军攻打匈奴,归来告诉我说:‘大将军对待士大夫有礼貌,对将士有恩德,众人都乐意为他效劳。大将军骑马上下山冈疾驶如飞,才能出众过人’。我认为他能力很高,又屡次率兵征战通晓军事,不易对抗。”

谒者曹梁出使长安归来,也说大将军号令严明,对敌作战勇敢,常身先士卒。安营扎寨,井未凿通时,士兵都喝上了水,他才肯喝。军队出征归来,士兵渡河已毕,他才过河。皇太后赏给的钱财丝帛,他都转赐手下的军官。即使古代名将也无人比得过。”

后来淮南王做谋反的准备,派人假装获罪后逃出淮南国而西入长安,给大将军和丞相供事,意欲一旦发兵起事,就让他们先刺杀大将军卫青,再说服丞相公孙弘,之后便如同揭去一块盖布那么轻而易举了。

无人构陷

位高权重、才干绝人,卫青依然对士大夫们有礼貌,对将士们有恩德,战场上也能与之同甘共苦。因此,常有人评价卫青过于‘和柔’。但试想一个七战七捷,自立汉以来始破匈奴,在险境临危应变以弱胜强的大将军;亦或是出入禁中、掌议论,参决政事、秉掌枢机的天子侍中和内朝大司马大将军,都需过人的应变能力和魄力。对外辱强敌,卫青有力回击;而对待同仁,则谦和仁让,出将入相,气度宽广。

《资治通鉴》记载太子和皇后日渐宠衰后常常担忧,汉武帝主动找到卫青表示太子温厚好静能安天下,是最合适的守城贤主,并让卫青转告。卫青在世的时候,从无人敢构陷卫家和太子,直到他去世之后,很多臣下认为太子失去了外家的支持,企图陷害太子的才逐渐多了起来。武帝后期许多为祸之人,如李广利、巫蛊之祸时的江充等也均是在卫青去世几年或十几年之后,才开始担任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