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哪些奇女子?三国十大奇女子排行榜?

三国历史 5天前

一、蔡文姬

蔡文姬是三国有名的才女,精通音律,博学多才,代表作品有《悲愤诗》和《胡笳十八拍》。

二、徐夫人

徐夫人是孙翊(孙权弟)之妻,通晓占卜之术。孙翊被刺杀后,徐氏计除元凶,为夫报仇,是位智勇双全的节义女子。

《吴历》:览入居军府中,悉取翊嫔妾及左右侍御,欲复取徐。恐逆之见害,乃绐之曰:“乞须晦日设祭除服。”时月垂竟,览听须祭毕。徐潜使所亲信语翊亲近旧将孙高、傅婴等,说:“览已虏略婢妾,今又欲见逼,所以外许之者,欲安其意以免祸耳。欲立微计,原二君哀救。”高、婴涕泣答言:“受府君恩遇,所以不即死难者,以死无益,欲思惟事计,事计未立,未敢启夫人耳。今日之事,实夙夜所怀也。”乃密呼翊时侍养者二十馀人,以徐意语之,共盟誓,合谋。

到晦日,设祭,徐氏哭泣尽哀毕,乃除服,薰香沐浴,更於他室,安施帏帐,言笑欢悦,示无戚容。大小凄怆,怪其如此。览密觇视,无复疑意。徐呼高、婴与诸婢罗住户内,使人报览,说已除凶即吉,惟府君敕命。览盛意入,徐出户拜。览适得一拜,徐便大呼:“二君可起!”高、婴俱出,共得杀览,馀人即就外杀员。夫人乃还缞绖,奉览、员首以祭翊墓。举军震骇,以为神异。

三、曹节

曹节是曹操之女,为汉献帝皇后。《后汉书》:“魏受禅,遣使求玺绶,后怒不与。如此数辈,后乃呼使者人,亲数让之,以玺抵轩下,因涕泣横流曰:“天不祚尔!”左右皆莫能仰视。”曹丕逼汉献帝禅位,索要玉玺,曹节大骂曹丕(和王政君类似)。曹节是大汉的贤后、汉献帝的好妻子。

四、孙夫人

孙夫人是孙权之妹、刘备之妻。史载孙夫人“妹才捷刚猛,有诸兄之风,侍婢百馀人,皆亲执刀侍立,先主每入,衷心常凛凛”孙夫人是位很英武的女子(想象花木兰、穆桂英等)。

五、辛宪英

辛宪英是辛毗之女、羊耽之妻,“聪朗有才鉴”。辛宪英很有见识,《晋书》云:初,魏文帝得立为太子,抱毗项谓之曰:“辛君知我喜不?”毗以告宪英,宪英叹曰:“太子,代君主宗庙社稷者也。代君不可以不戚,主国不可以不惧,宜戚而喜,何以能久!魏其不昌乎?”

辛宪英在高平陵之变中劝兄忠于职守,保全了家门。《晋书》:弟敞为大将军曹爽参军,宣帝将诛爽,因其从魏帝出而闭城门,爽司马鲁芝率府兵斩关赴爽,呼敞同去。敞惧,问宪英曰:“天子在外,太傅闭城门,人云将不利国家,于事可得尔乎?”宪英曰:“事有不可知,然以吾度之,太傅殆不得不尔。明皇帝临崩,把太傅臂,属以后事,此言犹在朝士之耳。

且曹爽与太傅从受寄托之任,而独专权势,于王室不忠,于人道不直,此举不过以诛爽耳。”敞曰:“然则敞无出乎?”宪英曰:“安可以不出!职守,人之大义也。凡人在难,犹或恤之;为人执鞭而弃其事,不祥也。且为人任,为人死,亲昵之职也,汝从众而已。”敞遂出。宣帝果诛爽。事定后,敞叹曰:“吾不谋于姊,几不莸于义!”

辛宪英品鉴钟会,预言钟会将会叛变,使其子羊琇免祸。《晋书》:其后钟会为镇西将军,宪英谓耽从子祜曰:“钟士季何故西出?”祜曰:“将为灭蜀也。”宪英曰:“会在事纵恣,非持久处下之道,吾畏其有他志也。”及会将行,请其子琇为参军,宪英忧曰:“他日吾为国忧,今日难至吾家矣。” 琇固请于文帝,帝不听。宪英谓琇曰:“行矣,戒之!古之君子入则致孝于亲,出则致节下于国;在职思其所司,在义思其所立,不遗父母忧患而已,军旅之间可以济者,其惟仁恕乎!”会至蜀果反,琇竟以全归。

六、王异(一作士异)

王异是羌道令、益州刺史赵昂之妻。马超作乱凉州,王异协助丈夫守城(想到黄蓉),又与丈夫共出奇策九条破马超(堪比小说中的黄蓉)。《列女传》:昂为羌道令,留异在西。会同郡梁双反,攻破西城,害异两男。异女英,年六岁,独与异在城中。异见两男已死,又恐为双所侵,引刀欲自刎,顾英而叹曰:“身死尔弃,当谁恃哉!吾闻西施蒙不洁之服,则人掩鼻,况我貌非西施乎?”乃以溷粪涅麻而被之,鲜食瘠形,自春至冬。双与州郡和,异竟以是免难。

昂遣吏迎之,未至三十里,止谓英曰:“妇人无符信保傅,则不出房闱。昭姜沈流,伯姬待烧,每读其传,心壮其节。今吾遭乱不能死,将何以复见诸姑?所以偷生不死,惟怜汝耳。今官舍已近,吾去汝死矣。”遂饮毒药而绝。时适有解毒药良汤,撅口灌之,良久乃苏……会马超攻冀,异躬着布鞲,佐昂守备,又悉脱所佩环、黼黻以赏战士。及超攻急,城中饥困,刺史韦康素仁,愍吏民伤残,欲与超和。昂谏不听,归以语异,异曰:“君有争臣,大夫有专利之义;专不为非也。焉知救兵不到关陇哉?当共勉卒高勋,全节致死,不可从也。”……又劫昂,质其嫡子月于南郑。欲要昂以为己用,然心未甚信。

超妻杨闻异节行,请与宴终日。异欲信昂于超以济其谋,谓杨曰:“昔管仲入齐,立九合之功;由余适秦,穆公成霸。方今社稷初定,治乱在于得人,凉州士马,乃可与中夏争锋,不可不详也。”杨深感之,以为忠于己,遂与异重相接结。昂所以得信于超,全功免祸者,异之力也。及昂与杨阜等结谋讨超,告异曰:“吾谋如是,事必万全,当奈月何?”异厉声应曰:“忠义立于身,雪君父之大耻,丧元不足为重,况一子哉?夫项托、颜渊,岂复百年,贵义存耳。”昂曰:“善。”遂共闭门逐超……异复与昂保祁山,为超所围,三十日救兵到,乃解。

超卒杀异子月。凡自冀城之难,至于祁山,昂出九奇,异辄参焉。

七、孙鲁班

孙鲁班是孙权的长女,深受孙权宠爱。孙权死后,她曾一度权倾朝野。《三国志·吴书三·卷五十·嫔妃传》:“孙亮即位,孙峻辅政。峻素媚事全主。”“时全氏侯有五人,并典兵马。其余为侍郎、骑都尉,宿卫左右,自吴兴,外戚贵盛莫及。”

八、郭女王

郭女王是曹丕的皇后。她的名字就很奇,《三国志·卷五》:“后少而父永奇之曰:‘此乃吾女中王也。’遂以女王为字。”郭女王颇有谋略,出谋划策帮助曹丕成功夺嫡。《三国志》:“太祖为魏公时,得入东宫。后有智数,时时有所献纳。文帝定为嗣,后有谋焉。”

九、王经之母

魏帝曹髦召见王经等商量讨伐司马昭,王经劝谏他,曹髦不听。其他人都去告密,王经义不卖主。曹髦被杀后,王经和其母一同被司马昭逮捕处。王经之母从容就义。

《资治通鉴》:收王经及其家属付廷尉。经谢其母,母颜色不变,笑而应曰:“人谁不死,正恐不得其所”以此并命,何恨之有!”及就诛,故吏向雄哭,哀动一市。

《汉晋春秋》:经被收,辞母。母颜色不变,笑而应曰:“人谁不死?往所以不止汝者,恐不得其所也。以此并命,何恨之有哉?”

十、姜叙之母

姜叙之母不屈服马超,被擒后大骂马超,最后为马超所杀,是一位贤人。

《三国志》:阜外兄姜叙屯历城。阜少长叙家,见叙母及叙,说前在冀中时事,歔欷悲甚。叙曰:“何为乃尔?”阜曰:“守城不能完,君亡不能死,亦何面目以视息於天下!马超背父叛君,虐杀州将,岂独阜之忧责,一州士大夫皆蒙其耻。君拥兵专制而无讨贼心,此赵盾所以书弑君也。超强而无义,多衅易图耳。”

叙母慨然,敕叙从阜计。计定,外与乡人姜隐、赵昂、尹奉、姚琼、孔信、武都人李俊、王灵结谋,定讨超约,使从弟杨谟至冀语岳,并结安定梁宽、南安赵衢、庞恭等。约誓既明,十七年九月,与叙起兵於卤城。超闻阜等兵起,自将出。而衢、宽等解岳,闭冀城门,讨超妻子。超袭历城,得叙母。叙母骂之曰:“汝背父之逆子,杀君之桀贼,天地岂久容汝,而不早死,敢以面目视人乎!”超怒,杀之。

皇甫谧《列女传》:会阜妻死,辞超宁归西,因过至历,候叙母,说康被害及冀中之难,相对泣良久。姜叙举室感悲,叙母曰:“咄!伯奕,韦使君遇难,岂一州之耻,亦汝之负,岂独义山哉?汝无顾我,事淹变生。人谁不死?死国,忠义之大者。但当速发,我自为汝当之,不以馀年累汝也。”因敕叙与阜参议,许诺,分人使语乡里尹奉、赵昂及安定梁宽等,令叙先举兵叛超,超怒,必自来击叙,宽等因从后闭门。

约誓以定,叙遂进兵入卤,昂、奉守祁山。超闻,果自出击叙,宽等从后闭冀门,超失据。过卤,叙守卤。超因进至历,历中见超往,以为叙军还。又传闻超以走奔汉中,故历无备。及超入历,执叙母,母怒骂超。超被骂大怒,即杀叙母及其子,烧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