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系列:被皇帝骑在脖子上的结巴宰相

汉朝历史 1个月前

昌尝燕时入奏事,高帝方拥戚姬,昌还走,高帝逐得,骑周昌项,问曰:“我何如主也?”昌仰曰:“陛下即桀纣之主也。”于是上笑之,然尤惮周昌。——《史记·张丞相列传》

译文:

周昌曾经有一次在高帝休息时进宫奏事,高帝正和戚姬拥抱,周昌回头便跑,高帝连忙上前追赶,追上之后,骑在周昌的脖子上问道:“你看我是什么样的皇帝?”周昌挺直脖子,昂起头说:“陛下您就是夏桀、商纣一样的皇帝。”高帝听了哈哈大笑,但是却由此最敬畏周昌。

他是一个大智若愚的人,撞破了皇帝的好事,用玩笑显示亲近化解尴尬;

他是一个大辩若讷的人,顶撞了皇帝的意图,用笑场表明态度缓和矛盾;

他是一个大材小用的人,以中央级高官的身份,到地方上总揽全局,却终因胳膊拧不过大腿,未能完成老皇帝临终的愿望,黯然辞世。

他就是汉初的副宰相(御史大夫)周昌。

周昌和他的堂兄周苛,都是刘邦的老乡,很早就跟着老流氓闹革命,资历的深厚,关系的亲近,自然不用多说。

当刘邦被封为汉王,成为一方诸侯的时候,周苛当上了监察百官的御史大夫,周昌当上了掌握禁卫军的中尉,都是很重要的位置。

在楚汉相争的荥阳大战中,周苛被俘,依然是煮熟的鸭子——嘴硬,结果被项羽真的煮熟了。

周昌接过哥哥的官职,继续为刘邦的霸业做贡献。

因为掌握了监察系统,即使萧何这样的大功臣看到周昌也要礼让三分。

周昌为人处事都放在明处,亮亮堂堂,刘邦很喜欢这个小老乡。

有一次,周昌风风火火找刘邦汇报工作,刘邦正搂着戚夫人亲热,周昌看个正着,转身就走,心说,我啥也没看见,你们继续。

刘邦追上来,把周昌扑到在地,顺势骑在周昌脖子上,半开玩笑地问:“你看我是什么样的皇帝?”

考验周昌智慧的时候到了。

周昌要是歌功颂德,那也太假了,要是直言劝谏,又有些煞风景。

大智若愚的周昌也用玩笑的口吻给了个二杆子回答,你特么就是个昏君。

一场玩笑,尴尬尽消。

刘邦的晚年,一直在为换太子折腾。

一边是戚夫人的枕头风,狂挺小儿子刘如意;一边是原配吕后哀怨的目光,力保太子刘盈。

大臣们的站队很重要。

主要的反对力量是两个人,一个是叔孙通,给刘邦讲道理,甚至说出血溅当场的狠话。一个是张良,给吕后出主意,一把打出四个老头的通杀牌。

而周昌在其中,认真地负责搞笑,既表明立场,又转移矛盾。

当刘邦问周昌的意见时,周昌一着急就结巴,回答说:“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虽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

挺严肃的场合,一下子就笑场了。

周昌的态度,让吕后很是感激。

插播一段成语故事。

有个成语叫“期期艾艾”,形容口吃的人吐辞重复,说话不流利。

“期期”就是说的周昌。

“艾艾”说的是三国时候魏国的邓艾。

《世说新语·言语篇》中记载:邓艾有口吃的毛病,自称“艾”的时候,总是说成“艾艾”。

期期艾艾就此诞生。

老流氓摆得平天下,却摆不平家里的事情,刘邦换太子的努力终于以失败告终。

知妻莫若夫,在刘邦即将不久于人世的时候,他知道戚夫人和赵王刘如意肯定会遭受吕后疯狂的报复。

如何是好?必须给小儿子找个护身符,刘邦把人选定在了周昌身上,因为周昌对吕后有恩,而且捏着文武百官的小辫子,大家都怕他。

于是,周昌就被“大材小用”了。

本来是中央政府副宰相的御史大夫,降职成了诸侯国的相国、赵王的保姆。

怎么说也是老皇帝的遗愿,周昌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很认真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刘邦撒手西去,吕后的报复如期而至。

吕后派人召唤赵王刘如意入朝,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就是周昌,硬顶着不让赵王上路。

几次三番,吕后急了。

好吧,小的不来,我就找你老的。一纸诏书,让周昌进京。

周昌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回来,一见面就被吕后指着鼻子骂了个狗血喷头。

周昌不在赵国,刘如意失去了最后一层保护伞,还是被叫回了帝都。就算皇帝哥哥努力保护,还是百密一疏被吕后杀害。

周昌感到自己没有完成刘邦交给的任务,很是失落。

在三年长病假之后,周昌在郁闷和自责中离世。

要不是当年有恩于吕后,估计下场还会更惨。

处理君王和臣子的关系,以周昌的智慧,那是游刃有余,各种手段各种应对。

但是卷进皇位归属的宫斗,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在这个层面,即使一个保全性命的小目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大智若愚也好,大辩若讷也罢,终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