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史记之廿一:老爸帷薄不修 儿子衽席无辩

汉朝历史 1个月前

当皇帝就要有当皇帝的样子。刘邦在大臣面前和妃子打情骂俏,他的儿子刘恒带着宠姬胡乱安排座位,被一帮老夫子指着脊梁骨骂,所谓“高祖帷薄不修,文帝衽席无辩”。(写成衽席无辨也可以)

《史记》里记载的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次,一个大臣风风火火找刘邦汇报工作,刘邦正搂着戚夫人亲热,大臣看个正着,转身就走,心说,我啥也没看见,你们继续。

刘邦追上来,把大臣扑到在地,顺势骑在大臣脖子上,半开玩笑地问:“你看我是什么样的皇帝?”

机智的大臣用半开玩笑的口吻给了个二杆子回答,你特么就是个昏君。

大臣度过危机,刘邦也留下了帷薄不修的名声。

到了刘邦的儿子汉文帝刘恒这里。

有一次,刘恒带着皇后窦漪房、宠妃慎夫人一起到皇家花园上林苑哈皮,看守上林苑的小官把两位女主安排在对等的上席,大家都觉得很平常。

但是,有名的喷子袁盎跳出来说,这不合礼仪,坚持要让慎夫人做到下首的位子,结果不但让慎夫人很不高兴,还惹恼了本来心情不错的皇帝,去TMD,回家!

袁盎不依不饶,继续进谏,说出了一句让刘恒心惊肉跳的话“陛下独不见‘人豕’二字乎?”

这句话说的是数年前发生的刘邦的原配吕后戕害“小三”戚夫人的事情。

为了避免未来“人豕”事件的再度发生,皇帝接受了袁盎的批评,慎夫人也因此奖赏了袁喷子。

事实上,汉文帝的简朴是有名的,即使对待自己的真爱慎夫人,也不准她穿曳地长裙,所用的帏帐不准绣彩色花纹。

当个皇帝实在是辛苦。

顺便提一下,慎夫人是河北邯郸人,刘恒的宠妃,史载“有美色,能歌舞,擅鼓瑟”。

刘恒和慎夫人两情相悦,但慎夫人没有为刘恒生下儿子,有些遗憾。

不过这样也好,避免了争储夺嫡,弄得血呼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