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传统政治强人的典型代表

三国历史 2个月前

综观曹操一生待人处世之道,无不打上权谋、利害的印迹,哪怕一些表现为“至仁待人”、“不念旧恶”之事。以放关羽归刘备一事为例,表面上看曹操确实“至仁”,然而内中实有曹操的利害考虑。当时正是各个政权招揽天下各路英雄豪杰之际,既然与关羽有事前约定,对重信义而归旧主心切的关羽,不好背约而妄开杀戒。何况关羽也已立有战功,一根筋要回到刘备那里,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放走关羽,便博得一个“至仁待人”的美名,令天下英雄景慕而追随。对个别曾经叛变投敌的人,时也能“不念旧恶”而依旧任用,目的在吸引更多的人才来投奔。在曹操看来,可杀之时,就是无罪也可虐杀;不宜杀之时,就是有重罪也应放一放。所以曹操有时难得显出的“至仁待人”、“不念旧恶”,与其善察利害的审时度势及精于权术的恩威并用相辅相成,演绎出一个政客的狡猾。

曹操的人生哲学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尤其是好色,在中国历史上也是非常出名的。一生不知娶过多少夫人,更有许多侍妾、婢女、歌妓……但不时的艳遇也都会搞出一些风流之事。据说他少年的时候就用计谋抢夺过别人的漂亮新娘,他曾娶大将军何进的儿媳妇,又曾与关公争夺吕布部将的夫人(或为貂蝉),宛城张绣投降后因婶婶遭曹操玩弄而复反叛……建一座铜雀台,把歌女姬妾都集中到那里,以供自己玩乐。临死的遗嘱都要求继承人善待自己的姬妾,并叮嘱姬妾们要在铜雀台上安放一张六尺长的床,布好帷帐,早晨备好食物供上,每月的月初与十五,都要在床前奏乐,从早晨演奏到中午,就像曹操还活着的时候一样。并还特别嘱咐他们,要常登铜雀台,在台上向曹操的陵墓眺望……要求他的女人们永远记住他、怀念他,并为他守寡。

有人以胜败论英雄,认为曹操统一了北方,且为一统天下打下基础,所以是有功绩的英雄。曹操自己也说:“设使天下没有孤,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似乎有了“统一”的前提,政治家的品行与手段、其政权的性质就不再重要了。要知道,曹操扫灭割据北方的各种势力,其目的在于建立自己的“家天下”,其儿子曹丕的篡位,便是继承曹操的遗志。试问: 难道只要是用战争手段建立自己一统天下王朝的创立者都是英雄、伟人?正是这种价值观与理念造成中国社会无休止地改朝换代,你知道在这一历史过程中中华民族在承担着怎样的悲惨苦难吗?人类社会存在的价值到底应该是什么?战争“统一”或者说“枪杆子里出政权”就是人类要追求的目标吗?尤其是那种“只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统一”会有多少价值?用暴力夺得的政权也会用暴力维持,这必然又会唤起其他人群的揭竿而起!这一文化怪圈,其原因也或在此思维理念维护的成王败寇之价值体系。政治成就之高低的衡量标准应该是政治家如何对待人民的福祉与权益,绝非是“统一”战争的胜败。

有人用曹操生活朴素来为其翻案,《三国志?武帝纪》注引《魏书》说曹操“雅性节俭,不好华丽,后宫衣不锦绣,侍御履不二采,帷帐屏风,坏则补纳。茵蓐取温,无有缘饰。”曹操不讲究穿戴,衣着朴素诸方面也只是相对而言,就是说他只比这方面讲究奢华的统治者要好一点,问题在“不好华丽”能算人格光辉?“后宫衣不锦绣”就算高尚了?同时,这也只是曹操的脾性所决定的,他的生活习惯而已,决非他朴素节俭了,国家财政就能给百姓免去多少赋税。更何况在国政战事方面,“功劳宜赏,不吝千金”,以笼络人心,真所谓将钱用在了刀口上,哪有多少节俭的味道。同时,“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是他的人生信条,好色而玩弄妇女更是他的家常便饭,这种人的生活也叫朴素?据说希特勒的生活也相当简朴,不吸烟且基本食素,斯大林一件大衣穿十五年,入殓时无新衣……这能说明多少问题?

在中国传统专制文化之下,政治领域的主要成就,就是奸雄政治家的层出不穷,形成群魔乱舞式的历史潮流。而曹操的一生正是这一政治文化的典型代表,三国也是这一政治文化最为传奇的历史舞台。我们为什么没有产生一种追求正义、理性与和平、人权的政治文化,形成一些协商契约式的光明磊落的游戏规则,而始终在阴谋残杀与胜王败寇的胡同里转圈?这到底是三国政治、奸雄曹操对中国文化的深远影响,还是我们自觉以这样的愚昧政治为民族文化之瑰宝?